故事里的中国蒋欣《红高粱》剧本台词

(原电影)(旁白)九儿的父亲为了一头骡子,将女儿卖给了身患传染病的五十多岁烧酒作坊老板李大头。
父亲:你看人家李家给咱了一头大黑骡子,回去好好过日子。
九儿:我走,我走,你不是我爹,我没你这样的爹。
(旁白)这种不通情理的封建婚姻压迫让九儿愤怒和不甘,她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爱上了为自己抬轿的轿夫余占鳌,九儿决定挣脱封建枷锁,追求爱情和幸福。
(高粱地)
余占鳌:你回娘家吧,三天之后只管回来,这儿就变个样。
(李大头家)
李大头:拿来,要你干什么,你把药给我拿来。什么人。
余占鳌:算账的人。
李大头:你算什么账。
余占鳌:你是个恶人,近是一害,远是一霸,你祸害了多少黄花闺女。
李大头:怎么的,你眼馋了。
余占鳌:把那姑娘放了。
李大头:哪个姑娘。
余占鳌:回娘家那个。
李大头:那是我,我拿一头骡子换的。
余占鳌:还没等我动手你就,你真是个该天杀的。
(高粱地)
余占鳌:我说三天你回来就变个样。
九儿:我回来了。
余占鳌:我看上你了。
九儿:你是什么人。
余占鳌:我是个轿夫,行千里路,走四方城,结婚给人抬轿子,送葬给死主抬棺,吃的就是这碗饭,抬你那天,想什么女人肯嫁恶人,偷瞄了一眼。
九儿:我是那太阳的光,晃瞎了你的眼。
余占鳌:是光底下的高粱地晃乱了我的神气。
九儿:我把酒坊做起来重新开张。
余占鳌:你是掌柜的。
九儿:做我的伙计你愿意。
余占鳌:换个活法啊。
九儿:我是寡妇了。
余占鳌:我,有媳妇了。
(三天之后)
(李大头家)
男伙计:东家死了,新东家来了。
罗汉: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换了个天。
男掌柜:罗汉大哥,你得搭把手帮一帮掌柜的。
罗汉:人好帮事难做,今年高粱年收成不好,她还非要开张。掌柜的。
九儿:罗汉大哥,烧锅上你待的时间长,凡事还帮我多张罗点,罗汉大哥,你舍得撂下我走啊。
罗汉:掌柜的,您误会了,这烧锅上的人都走了,罗汉也不会走的。
九儿:那你替我给大伙传个话。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