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坤《老炮儿》台词剧本

(原剧目)蛰伏于胡同深处的老炮儿六爷得知儿子晓波因得罪了富二代小飞被非法拘禁,为解救儿子也为偿还当年对儿子的愧疚之情,六爷重出江湖却发现自己的规矩已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几经波折晓波成功逃脱,不料却意外带走了小飞家的把柄,这个看似回归平静的生活之下实则暗藏危机。
灯罩:这是我吃饭的家伙,我一家都指着吃饭。
城管队长:松手,你松开。
灯罩:你要砸我饭碗那我就跟你急了,不是。
城管队长:走。
张学军:张队。
城管队长:哟,六爷。
张学军:怎么回事儿啊。
城管队长:执法呢,无照经营,今天这个车必须得扣了,再说了他不但不配合我们工作,还把我那车尾灯给砸了。
张学军:这个尾灯砸了得赔多少钱。
城管队长:面包车单侧尾灯怎么着也得小三百了。
张学军:三百,我数数,三百,你点点。
城管队长:甭点,准没错儿。
张学军:你这事儿清了,他那事儿还没完呢,你抽他一大嘴巴这事儿怎么说呀,以后啊你再碰到这种事儿咱们能不能不动手,忍忍,老实人被挤兑急了也不定怎么着呢。
城管队长:走了,六爷。
灯罩:六爷,帮我把那车要回来吧。
张学军:别废话,回去我给你攒一新的。
晓波:就算我道歉了,以后有什么事儿大家都互相理解一下。
张学军:杯子放低点,别没大没小的,互相理解,我还真理解不了,晓波,那女孩是不是别人的女朋友对吧,你说你干的事儿混不混蛋,还有规矩吗,如果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没有规矩那成什么了,你妈活着的时候。
晓波:别跟我提我妈。
张学军:你给我站起来。
晓波:怎么着,想打我是吗,打啊,就像以前一样往死里打。
张学军:行,长出息了,我打你,我哪敢打你啊,你打我吧,爹。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