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终极作品《理发》剧本台词丨演员:牛骏峰炎亚纶明道

(理发店)
徒弟:师父,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师父: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弄吧。
徒弟:门还锁不锁啊。
师父:屋里这点破东西谁要啊,不用锁了。
徒弟:有事吗。
顾客:您好,我想理个发。
师父:没看见收摊儿了,关张了。
顾客:我这头发不麻烦,那请您帮我最后剪一个行吗,我这。
徒弟:剪不了了,家伙都封箱子里了,连把剪子都没有。
顾客:那不是有把剪子吗,我认识它。
师父:哎,赶紧走人吧哥们儿,这真理不了,我们真收摊儿了,还赶着吃晚饭呢,谢谢您,想理发拐弯往北有两家都不错,不是不给您理,您瞧见没有,武功都废了,手哆嗦啊,喝酒喝得要不好好一店关什么张呢是不是。
徒弟:我能剪啊,关张你问过我没有啊。
师父:废话,谁是师父。
徒弟:成天就知道喝酒。
顾客:师傅最早开这店的是您什么人啊。
师父:我爹,怎么了。
顾客:他给我剪过,用的就是这把剪子。
(路上)
师父:哎离了我这儿你打算干什么去。
徒弟:再找下家儿呗,谁让我喜欢剪头发啊,再找一个真的能教我的,反正跟着你屁也没学成。
师父:长着眼睛自己不会看呢。
徒弟:半年了你给我那点儿工资我全拿去买假发套练手了,你瞧过我剪真人没有,我剪得可好了,要不我给你剪一个,师父只要你肯让我剪挣的钱全归你行不行,咱们这店能不能不关啊。
师父:不行,把店盘出去,拿着这点钱游山玩水去喽。
徒弟:师父,你就别再找借口了,你就是被过去那点事儿打垮了,这半年我也有付出,店关不关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
师父:这是我的店,我说不干就是不干。
徒弟:咱们打个赌,就赌这灯,闭上眼再睁开,绿灯咱们店就接着开,红灯我就收拾东西滚蛋,没半句废话,敢不敢赌。
师父:谁跟你赌啊,哎,请你吃顿好的,散伙饭。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