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请就位《我们与恶的距离》剧本台词

(原剧目)两年前犯下令全台震惊的戏院枪杀案的冷血杀手李晓明。一场无差别恶性杀人事件毁掉了两个家庭平静的生活,受害者的母亲同时也是新闻记者的宋乔安在报道中泄露了凶手家属的住处,致使凶手的妹妹及母亲惶惶不可终日,这一天辩护律师王赦将宋乔安约到了凶手家属的住处,希望能够化解双方的仇恨。
王赦:像这样的房子我小的时候也住过,这屋里蟑螂老鼠嚣张跋扈的,而我们像是去它们的领地一样,可能你没办法体会吧。
宋乔安:不是所有的事情必须要经历过才知道,我发那篇报道的时候已经知道了。
王赦:您第一次来这里吧,这平房本来就阴冷潮湿的,而且李妈妈还把窗户都糊上了,这阳光一点也透不过来,在这里住两个月一定会得风湿的。
宋乔安:她人呢。
王赦:您会真实地客观地报道对吗。
宋乔安:我是记者,客观真实是我的职业底线。
王赦:还有全面。
宋乔安:你到底采不采。
王赦:您的报道不够全面,所以她们家现在活得像老鼠像蟑螂一样,连最起码的安全保障都没有。
宋乔安:她们家活成这样是因为我吗,我是杀人犯吗,我儿子被杀的时候谁跟我谈安全了,王律师,您一直给杀人犯做辩护什么感受。
李大芝:你凭什么这么说王律师。
王赦:等一下,冷静一点。
李大芝:你利用自己新闻台总监的身份曝光了我们家的住址,你就是在报复。
王赦:大芝,冷静一些。
李大芝:你一个新闻播出去我们就连一点活路都没有了,这样做跟杀人犯有什么异样。
宋乔安:跟谈杀人是吗,好。
李妈妈:你快进去。
宋乔安:请问李大芝你的哥哥李晓明杀了多少人,你们家。
王赦:大芝。
李大芝:对,我哥他就是杀了人,但我们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了吗。
宋乔安:那我儿子呢,我儿子有活下去的权利吗。
李大芝:我哥他已经被枪毙了,我哥他已经被枪毙了。
王赦:大芝,你回屋休息,先回屋。
李大芝:宋乔安,我妈她现在天天戴着口罩一直不敢摘下来,她脸都过敏溃烂了,这些都是你害的。
李妈妈:你好了,进去。
李大芝:妈,妈。
李妈妈:你不许出来。
李大芝:妈,妈,妈。
王赦:李婶儿。
李妈妈:你好,对不起。
王赦:李婶儿,你快起来,你站起来说话,李婶儿。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