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骏峰薇薇炎亚纶杨迪《我想有个家》剧本台词——演员请就位

老严:您好,沙大夫您来了。
沙复明:是老严吧,锐总让我来给他按按,他说是他那肩颈不舒服。
老严:最近他是哪哪都不舒服。
沙复明:是。
老严:您要不里屋先坐会儿,等我忙完了一会儿您真得好好给他按按。
沙复明:行,一定一定。
老严:小徐,我这看账呢别嗑瓜子了,怪糟心的。
小徐:哪有你的账本糟心,空荡荡的啥也没有,说实话咱们走心置业厂开业也有半年了吧,一套房子都没卖出去。
老严:我现在看的是咱们账上的钱还够不够支付下个月的租金和开销。
小徐:那你赶紧看看,咱俩下个月的工资应该有希望吧。
老严:咱们这小锐总还取了一个走心置业,做买卖哪能光走心,咱得吃饭呀是吧。
牛小锐:饭来喽,来来来,五菜一汤,今儿咱也奢侈一把,还弄了半只烧鹅。
老严:小锐总,咱这饭吃的不会是散伙饭吧。
牛小锐:散伙。
老严:嗯。
牛小锐:不散伙,生意马上就来,这单要成了,小徐私立医院生孩子的事,老严送儿子去双语学校第一学期的费用包我身上了,明儿开着我的车带孩子去报到,从今往后我这把车钥匙就锁在咱们保险柜里,随用随拿。
老严:谢谢锐总。
牛小锐:吃吧。
老严:您坐。
小徐:可是要是这笔生意没谈成呢。
牛小锐:不可能,我呀来的路上就想好了,这单生意绝对不走心只谈钱,吃饭。两位来了。
顾依楠:还是房子的事。
梁宽:顾依楠你说我们硬要买房子的事有劲吗。
顾依楠:那你觉得什么有劲。
梁宽:我觉得结婚这事本来就挺没劲的,你说折腾了半天就为了两张破纸,能证明什么。
顾依楠:证明什么,证明人警察叔叔来酒店查房的时候咱俩躺在一张床上是受法律保护的,那我问你梁宽,你有劲吗,今天跟我爸妈见面你就板着张脸你会说句人话吗,你就叫句叔叔阿姨好会死吗。
梁宽:你知道你提到你家老头我就特别开心,我觉得他说的很对,他说什么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做音乐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顾依楠:他是想让你用音乐来养活他女儿,我爸妈就这么一个要求,只要咱俩在这儿安个家,不管多大多小就同意我们结婚,自己的家住着也舒服。
梁宽:我是觉得我不想太舒服,太舒服做不了音乐。
顾依楠:梁宽你今天吃错药了是不是,你这是在逃避。
梁宽:逃到我的音乐里。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