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晞临白凯南小品《乐队的秋天》台词剧本音乐

张晞临:(唱)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白凯南:哎,我醒了,咱们排到哪儿了?
张晞临:臭老白,你又装睡,这是咱们乐队重组的第一次排练,你能不能心里有一团火?
白凯南:能啊,咱来着。
张晞临:来。
白凯南:来。
张晞临:好好来一遍啊,谁也别睡觉了,赶紧。(唱)我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
乐队队友:喂。
队友闺女:喂爸!
乐队队友:闺女怎么了?
队友闺女: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乐队队友:这不是跟你张大爷、白大爷,我们仨人在公园打太极呢。
队友闺女:打太极怎么还有吉他呀?
乐队队友:我们这,我们这,我们这。
队友闺女:爸。
乐队队友:我们这,我们这。
队友闺女:怎么卡了呀。
张晞临:咱能排练吧。
白凯南、队友:能。
张晞临:该吃药啦,该吃药啦,该吃药啦,又是谁呀,哎呀,我的,哎呀,这到点了,该吃药了。
白凯南:赶紧的吧,我跟你说了,咱们呀岁数都大了,不比当年了。
张晞临:我这次重组这个乐队,就是想着呀咱们这个岁数,还能再煽一回,你说过几年想玩都玩不动了。
白凯南:也是。
张晞临:咱总不能带着遗憾走吧,是不是这个理?
白凯南:老张你要这么说,咱干,咱排起来。
张晞临: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好好排一遍,来。下面请看窜天猴乐队给大家带来的精彩演出。
(一月后)
张晞临:哎,老白。
白凯南:他拔我线。
郭子歆:大爷,干嘛呢,咱没这么排练的,站着别人的排练厅,是不是?
张晞临:这是是我们错了,过时间了,没看表。
郭子歆:您说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是不是,没事上公园溜溜老伴,撞撞树,多好,玩什么摇滚啊,你们回去吧。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