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番刘铨淼相声《画扇面》台词

张番:我,学者。
刘铨淼:您是什么?
张番:学者。
刘铨淼:您是个学者?
张番:学者知道吗?
刘铨淼:我知道啊。
张番:对对对。
刘铨淼:研究啊。
张番:没错。
刘铨淼:那您研究什么呢?
张番:研究中国的古典文学。
刘铨淼:嘿。
张番:四大名著。
刘铨淼:四大名著。
张番:四大名著,我倒着能背。
刘铨淼:背,背,朋友们咱鼓鼓掌行吗,鼓掌,背,你要不背你不好。
张番:你说什么。
刘铨淼:你要不背你不好。
张番:我不好。
刘铨淼:你不好就完了,你得背啊。
张番:嗯?
刘铨淼:你得背啊。
张番:我跟你抬这杠干嘛。
刘铨淼:不矫情啊。
张番:倒着背。
刘铨淼:嗯。
张番:你听得懂吗?
刘铨淼:我听不懂。
张番:对,从现在开始,背四本,倒着背,背到明天这阵,背不完呐,而且我这里边连批带讲还有包袱呢。
刘铨淼:还有包袱呢,那就是单口相声吧。
张番:您可以这么说,倒着背。
刘铨淼:时间太长。
张番:太长。
刘铨淼:节省时间,咱也不耽误时间,四大名著对不对,你把书的名字全说出来,我们算你知道。
张番:看不起人,四大名著这名字大伙都知道。
刘铨淼:你未必知道。
张番:门口的小孩子都知道。
刘铨淼:人家知道你未必知道。
张番:我能不知道吗。
刘铨淼:你肯定不知道。
张番:听着。
刘铨淼:说呀。
张番:三国,对吧。
刘铨淼:对。
张番:对吧。
刘铨淼:对。
张番:两本了吧。
刘铨淼:哎。
张番:所以咱得研究,艺术很严谨,文学更严谨。
刘铨淼:打住。
张番:怎么了?
刘铨淼:哪就两本了?
张番:三国嘛。
刘铨淼:三国这不一本嘛。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