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题材小品《心门》台词剧本

盛阿姨:宝宝啊宝宝等一会啊别走开妈妈送完票子就回来啊,这票子呀是送给张伯伯的,张伯伯呢一个人住又有心脏病,我这个当楼组长的呀得多关心他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是吧咱做邻居的呀有责任,说着说着张伯伯家到了,这么安静啊一点声音都没有啊,又唱上了真是不好听。
张伯伯:谁呀我这闲人莫入。
盛阿姨:张伯伯我不是闲人啊。
张伯伯:你是谁啊。
盛阿姨:我是楼组长盛阿姨。
张伯伯:盛阿姨。
盛阿姨:想起来了。
张伯伯:您就是那个。
盛阿姨:怎么了。
张伯伯:还是没想起来。
盛阿姨:上次楼道演习咱俩分在一个组,你还表扬过我是吧。
张伯伯:好好。
盛阿姨:对了想起来了,我说张伯伯呀您怎么喜欢唱这种戏的。
张伯伯:什么叫唱戏呀这叫歌剧,歌剧你懂吗。
盛阿姨:歌剧怪不得你整天在那像拉大锯似的真不好听啊。
张伯伯:什么拉大锯啊这个歌剧,充满艺术震撼力的男高音给你听听。
盛阿姨:好听真好听。
张伯伯:对嘛。
盛阿姨:一句没听懂。
张伯伯:这歌词大意就是说呀在这个夜晚没有一个人能入眠。
盛阿姨:这歌剧有道理有道理呀,像您这么唱这楼道里还有谁能入睡啊。
张伯伯:我跟你也说不明白啊,你这个人呀没有音乐细胞。
盛阿姨:我没有音乐细胞,我告诉你我可是咱们小区里专业的沪剧迷哪,一句没唱完他就进去了,真是的票子还没给呢。
张伯伯:你烦不烦啊,我跟你说过了我这里不能进外人。
盛阿姨:谁要进你的家呀我是给你送票子的。
张伯伯:票,什么票。
盛阿姨:演出票今天啊文化馆演出名人名段《芦荡火种》。
张伯伯:歌剧演员听你什么沪剧。
盛阿姨:张伯伯沪剧很好听的。
张伯伯:行行,票我收下您好走啊。
盛阿姨:拿了票一定要去的啊,哎呀任务总算完成了这个楼组长可真不好当啊,不对,他要是拿了票不去看呢这老头脾气可怪了,不行我今天一定得想个法子让他走出这扇门这扇心门,又唱上了又唱上了真难听嘛,我们狗狗叫了,连我们狗狗都嫌烦了,别唱了别唱了,他刚才不是嫌我烦嘛,对了我让我们狗狗出马去搞定他,宝宝来宝贝,宝宝妈妈告诉你这个张伯伯呢一个人在家很寂寞的,你呀要逗他开心明白吗,等着啊我去敲门啊,乖啊。
张伯伯:真烦,别我告诉你,我被狗咬过我怕狗的,走走走走走。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