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健陈溯相声《卖挂票》台词

王自健:鄙人,咱们是干这个的。
陈溯:扒手。
王自健:扒手干嘛呀。
陈溯:下手了开始。
王自健:是用手啊,但是不扒。
陈溯:干嘛?
王自健:弹。
陈溯:弹什么呀?
王自健:咱们这弹钢琴的。
陈溯:这钢琴有这么弹的吗这个。
王自健:哎,play piano,咱们弹钢琴都是旋律。
陈溯:对对对。
王自健:旋律很重要。
陈溯:嗯。
王自健:手指头很灵活。
陈溯:哎对,灵活度。
王自健:怎么让它灵活?
陈溯:怎么练?
王自健:训练这个灵活。
陈溯:练吧。
王自健:在院子里。
陈溯:院子里。
王自健:支一大柴锅。
陈溯:支一锅。
王自健:往里扔肥皂片。
陈溯:肥皂片。
王自健:一堆,音乐学院小孩学钢琴的,旁边拿手指头往外夹肥皂片,夹,一个没夹好,掉里了,老师,音乐学院教授拿着尺子就过来。
陈溯:干嘛?
王自健:就打你。
陈溯:干嘛这么打人?
王自健:孩子哭,老师,老师,你干什么打我,老师。
陈溯:干嘛呀?
王自健:我打你,练不好,我才打你呢,今儿是我打你,长大了以后,再这么练不好,就不是我一个人打你的事儿了,知道吗?
陈溯:这是群防群治吧,这不还是扒手吗?
王自健:扒手什么呀,你在外头弹钢琴差了,让人笑话。
陈溯:这么说您弹得好?
王自健:那当然了,高雅音乐界,我有名号。
陈溯:什么名号?
王自健:高雅音乐界三小之一,说的是我。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