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诚儒杨树林京剧题材小品《梨园茶楼》台词剧本

杨树林:胡总。
李诚儒:站住,这酒楼是容不下你了是吧?
房东:是这个茶楼容不下您了,李师傅,我已经把这转给别人改酒吧了,来,帮李大师搬搬东西吧。
李诚儒:且慢,我正给您凑房钱呢,月底就给您送过去。
房东:免了,您这房钱就是凑齐,我也不要了,我就求您赶紧把这个地儿腾出来,我明儿一早得交房呢,您跟这是既耽误你们自个儿,又耽误我涨房钱,还好你这个徒弟也是租赁人之一,他已经替你把这合同签字了,搬。
李诚儒:杨树林你好大的胆子,别搬啊。
杨树林:师父。
李诚儒:别搬啊。
杨树林:师父,你听我说的,师父。
李诚儒:不能搬啊。
杨树林:师父你别捣乱了行吗。
李诚儒:你混蛋,你爸把你交给我,让你跟我好好学玩意儿,你这么干就不怕气死你爹妈。
杨树林:师父,我实话跟您说吧,我爹他住院了,等着动手术呢,我得回去给他筹钱,我特别特别喜欢京剧,可是我得挣钱养家呀,我得活着啊。
李诚儒:这卡里有十万块钱,本来是想交房租的,现在没用了,拿着给你爹看病。
杨树林:师父,您这钱我不能要。
李诚儒:你爹是我师弟,我们梨园行讲义气,这钱是给你爹看病的,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杨树林:师父。
李诚儒:起来,起来,起来,打疼了吧?也许你是对的,茶楼早就该转出去了,可是我就不明白,京剧是我们的国粹,厚底、勒头、发靠、挎着宝剑、拿着大枪、举着马鞭,唱念坐打那是功夫,多美的玩意儿,树林,师父求你个事儿,临走再伺候师父一段,让我留给念想。
杨树林:嗯。
李诚儒:(唱)这一封书信来得巧,天助黄忠成功劳,站立在营门三军叫,大小儿郎听根苗,头通鼓战饭造,二通鼓紧战袍,三通鼓刀出鞘,四通鼓把兵交,向前哥哥有赏犒,退后项上吃一刀,三军与爷归营号。到明天午时三刻成功劳。
杨树林:师父,您等我,等我回来。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