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高小品《耙耳朵》台词剧本

老公: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过得好不好啊,好我就放心了,朋友们都说我们男人有钱爱乱花,女人永远顾自己的家,问男人为什么怕老婆,答有了老婆才有家,在场的观众特别多越看越像耳朵。
老表:耳朵。
老公:谁耳朵。
老表:你不是耳朵。
老公:谁是耳朵。
老表:他不是耳朵。
老公:我耳朵我是不是耳朵你问问在场的观众朋友们他们就知道,大家说我是不是耳朵。
老表:是不是。
观众:是。
老公:开玩笑哪。
老表:你还不信。
老公:不是耳朵我怎么承认。
老表:打个赌。
老公:打赌,不许那个输不起,赌一块钱。
老表:什么一块钱一百块钱,怎么了你怕了。
老公:太滑了赌一百元。
老表:一百块钱。
老公:赌哪一个是耳朵,好意思就是说我是耳朵你就输一百块钱。
老表:他是耳朵我输一百块钱,不是你是耳朵你输一百块钱。
老公:是我是耳朵你输一百块钱。
老表:是你输一百块钱。
老公:走吧走吧。
老表:等等我给老婆买了菜我拿回去待会儿家里找你。
老公:快点。
老表:你等着我。
老公:快点。
老表:等我。
老公:我得回去跟我老婆商量,老婆老婆。
老婆:来了来了来了。
老公:怎么办呢这个。
老婆:老公。
老公:老婆。
老婆:老公。
老公:老婆。
老婆:来抱一个。
老公:抱一个老婆来,抱。
老婆:这么晚才回来跑哪去了。
老公:来坐老婆,来老妹子来老人家,来老不死,老不起,坐坐坐,老婆老婆。
老婆:怎么了。
老公:我碰见老表了。
老婆:碰见他怎么了。
老公:他就说我是耳朵,我就说不是。
老婆:对嘛。
老公:他就说我是,我就说我不是,他就说我不是,我就说,然后他就,我就说不是,他就给我赌了。
老婆:什么,你跟他赌什么,你是不是又跟人家打赌了。
老公:没有。
老婆:到底赌没赌。
老公:没有,我怎么会打赌呢是吧。
老婆:老公你为什么不跟他赌,你是男子汉外面顶天立地必须雄起必须赌。
老公:对教训他一次,赌了一百元,放手。
老婆:不放。
老公:放手。
老婆:我不放。
老公:放不放。
老婆:我不放。
老公:哎哟妈呀。
老婆:站住。
老公:站到哪里。
老婆:那不是有个圈嘛。
老公:要我站在圈里边我又不是唐僧,叫我站在圈里边。
老婆:老公啊老公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你不能出去打赌,你想过没有要是人家打输了他怎么跟他老婆交代,要是你打输了你怎么跟我交代。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