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江涛刘涛滔裁缝小品《1984》台词剧本——笑傲江湖决赛

冯裤门:他有个哥哥叫麒麟。
冯裁缝:麒麟、貔貅,一家子神兽,我跟你说,不同意,不同意。
冯裤门:爸,你看,人家还给你买了点心,
冯裁缝:你让人家孩子花这钱干什么?是不是?还不如送我两张相声票呢,拿走。
胖子:谢谢叔。不是,你们家挂号信。
冯裁缝:哎,点心。
冯裤头:冯裤兜,这是什么?冯裤兜同学,您已被我校录取为舞蹈专业新生,二姐你考上了。
冯裤兜:我考上了。
冯裤门:兜儿太厉害了。
冯裤头:我再看看。请携带本通知书和学费来我校报到。
冯裁缝:打雷,吓我一跳。
冯裤头:爸胆可真小,还怕打雷。
冯裤门:爸,你是不是担心兜儿的学费?没事,我跟他们家商量商量,早点结婚,我跟他家借点钱。
冯裁缝:不行,你这么嫁过去在婆婆家不受气呀,我可不想让我姑娘受委屈。
冯裤兜:爸,我不去了。
冯裤门:那可不行。
冯裤头:你不能上吊啊,爸。
冯裁缝:把裤子给我脱了。
冯裤头:不是,你拿个。
冯裁缝:你二姐考上学校了,我不得给她做身新衣服吗,这个,这好,这颜色漂亮,这个穿上绝对漂亮。
冯裤门:爸,那兜儿的学费。
冯裁缝:这不还有它呢吗,咱把它卖了,这样不但凑足学费了,爸爸还能给你买一件像样的嫁妆,还有那书包。
冯裤兜:爸,这缝纫机不能卖。
冯裤头:是啊,您卖了它以后还怎么干活?
冯裁缝:爸还有手呢,我看看,还有两块钱,我收拾一下,一会儿出去买点肉,咱们给兜儿好好庆祝庆祝。
冯裤门:好,裤头,走。
(1984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女儿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明天我要去邻居家再借点钱,孩子哭了一整天呐,闹着要吃饼干,蓝色的涤卡上衣,痛往心里钻,蹲在池塘边上,给了自己两拳,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生命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几十年后,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