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朝奎于磊许玉龙《一辆自行车》台词剧本

  燕儿:大家好我是燕儿北京妞,这儿是我长大的四合院,这里除了我爸我妈还住着两户人家,他们呀就像一家人一样,还有这车它也是我们院子里的一分子,对了还有那会儿啊我还在我妈肚子里呢。

  李哥:又调收音机呢。

  环子:还跟它较劲呢。

  李哥:去端菜去。

  东子:这就叫氛围。

  李哥:来。

  东子:来,兄弟兄弟来。

  李哥:来来来。

  东子:这能喝是吧。

  环子:怎么我是小杯子呢。

  李哥:来吧。

  环子:咱们先喝一个。

  李哥:先喝个。

  东子:来。

  环子:来哥,我跟您说啊今儿这顿酒就是咱们院哥几个提前给大李庆祝了,看见了吗半导体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三转一响可都置办齐了,就差把新娘接进门了。

  东子:这喜事你得干一个,自己来来一缸子你干一缸子。

  李哥:东子环子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你说要是你们不给我这钱救急呀我哪儿有钱买自行车,就这车太贵了一百五呢。

  东子:瞧把你给吓的,咱胡同谁不知道我东子,我那是从小就门缝里头吹唢呐名声在外,还甭说一百五了我出去再给你借一百,我能给你凑二百五。

  环子:你看这模样长得还挺像二百五的。

  东子:去一边去。

  李哥:怎么说话呢。

  环子:我这说话还怎么说话,他说那话就不对呀,一百五那都是他凑的吗,那里边还有我二十块钱呢。

  东子:二十你这还。

  环子:其中那十五块钱可是我私房钱我告诉你。

  李哥:不是还差五块呢。

  环子:我媳妇那儿偷的。

  李哥:偷的。

  东子:你整准了。

  环子:别嚷啊嚷什么呀,你恨不得都听着啊。

  李哥:你让弟妹知道了你说我。

  环子:打住知道怎么了知道怎么了,我一大老爷们拿钱在她面前我今天我就能怎么着她能有什么,别说话不就跪下嘛,我知道我错了对不对。

  东子:兄弟兄弟你瞅清楚了。

  环子:瞅什么呀。

  东子:这是我媳妇。

  东子媳妇:环子快起来吧,这么大礼我可受不了。

  环子:这季节怎么还有蚊子呢。

  东子:你呀这就应了那句古话了,老话讲蚊子叮膝盖之乃是正吹牛也,听见咳嗽夸嚓就跪下来了,回头一看是别人媳妇然后吓得。

  环子:哪个古人这么说话啊。

  李哥:喝酒喝酒喝酒喝酒。

  东子媳妇:李哥这就是新买那自行车啊,可以呀够漂亮的。

  李哥:我这正说不知道怎么谢你们呢,你说要是没有你们借给我钱我哪儿有钱买自行车啊。

  东子媳妇:街里街坊的说这干吗呀。

  东子:就是。

  东子媳妇:再说了你这么大岁数结一婚容易吗。

  李哥:这倒是,那个关键这车就不是一小数,这么着我给你们打一欠条。

  东子:说什么呢哥,不给兄弟面是吧,打兄弟脸是吧,不拦着我还打,这是不给,我跟你说咱们从小一块长起来的发小打什么欠条啊。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