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凯南叶飞任铭松相声《逗捧捧》台词文字稿

白凯南: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啊。
叶飞:白老师。
白凯南:你说你,你跟狗皮膏药似的,老跟着我干嘛。
叶飞:你带着我呀。
白凯南:带你干嘛呀?
叶飞:带我上一回。
白凯南:上炕啊。
叶飞:上炕干嘛,上舞台。
白凯南:搬道具?
叶飞:跟您说相声。
白凯南:不是,你个拉琴的,你说哪门子相声啊。
叶飞:我跟您学啊,我给您当捧哏。
白凯南:还给我当捧哏,我就是捧哏。
叶飞:捧哏的捧哏。
白凯南:还捧哏的捧哏,相声里就没这个词,我跟你说你呀瞎闹,有功夫我好好归置归置你。
叶飞:不是,你只要,白老师能带我上的话,你什么时候归置你随便。
白凯南: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是吧,你说这个,我毕竟是一捧哏,什么事都得听人逗哏的,你知道吗,你说我再带你这么一个累赘,不行。
叶飞:你去想想办法呗。
白凯南:不是想什么办法,你说你,非要给我上茅台,我又喝不了那么多,你等会儿,哎,你要上什么来着。
叶飞:对,上舞台。
白凯南:哎对,上舞台,对嘛,就你这样的,你要是上了舞台,就真够我喝一壶的喽。
叶飞:我明白了白老师,你要是真能带我上舞台的话,我送你一瓶茅台。
白凯南:不是一瓶茅台的事儿。
叶飞:两瓶。
白凯南:庸俗,你以为你给我两瓶茅台,我就带你上舞台了,这观众这么多,怎么交代?再说这么多人也不好分。
叶飞:当我没说行吗?
白凯南:回来你等会儿,你能说你说完了就没说吗?大伙儿都听见了,我跟你说,他就,我突然间发现,你这个小孩儿挺聪明的呀。
叶飞:我很聪明,我机灵着呢。
白凯南:有悟性,喜欢相声。
叶飞:我特别喜欢相声。
白凯南:那我就带你上一趟。
叶飞:太好了。
白凯南:你别以为我这个捧哏的说了不算,我说话也有用着呢。
叶飞:好好好。
白凯南:但是我跟你说好了,那个可真不是酒的事。
叶飞:我知道你车在哪停着呢。
白凯南:不着急放后备箱。
叶飞:没事,我明白,你放心吧,我听你的。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