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逗乐组合小品《谁的错》台词剧本

黄铁宝:彪子,彪子,你上哪儿了,你要再不来,我就拿根绳把我吊在窗外边吊死。
齐晓彪:到了。你干啥呀,火烧屁股啦,我这喝正嗨呢,你不搅局呢嘛。
黄铁宝:不,你还有心喝酒啊,我这都出大事了。
齐晓彪:出啥事儿了?
臧彬彬:大哥,我说你这衣服几天没洗了呀?
齐晓彪:哎呀,大哥,行啊,金屋藏娇啊!我说你这着急让我过来干啥呢,原来是看美女出浴呀。
黄铁宝:你瞎跟我扯啥呀你,不你还挺有想象力呢呀,我那不是刚洗完衣服吗,我顺手就把脏水泼楼下去了,跨嚓就泼这姑娘身上了,把人浑身上下都弄湿了,那我就得领到楼上换件衣服嘛。
齐晓彪:编,你最好把情节编的再离奇点。
黄铁宝:不,我编什么编呐,我说你是不是喝酒喝蒙了你?
齐晓彪:嗯。
黄铁宝:我说的都是真的。
齐晓彪:真的呀?
黄铁宝:嗯。
臧彬彬:他说的是真的。
齐晓彪:是真的。
臧彬彬:嗯。
齐晓彪:是真的,那你咋还穿着他的衣服呢?
臧彬彬:那我的衣服不是被他泼湿了吗?
黄铁宝:我不让你拿吹风机把自个儿衣服吹干嘛?
臧彬彬:那我吹了,吹不干呐。
黄铁宝:哎呀,一会儿我老婆回来看你这样,她肯定会误会啊!
臧彬彬:那我先走,不就完了。
黄铁宝:你别走,不是,你这一走我就更说不清楚了。
臧彬彬:这有啥说不清的呀。
黄铁宝:哎呀,你不知道啊,刚才我老婆来电话的时候,她在电话里说,听着有女人的声音,对了,就是你,谁让你那时候多嘴说话来的,我老婆,哪点都好,就这方面,她不相信我。
齐晓彪:我喝酒去了啊。
黄铁宝:兄弟你别走,你不能看着你嫂子真的拿根绳把我吊到窗户外面吊死吧!
臧彬彬:有那么严重吗?
黄铁宝:有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齐晓彪:哎呀,看那熊样,行,看在咱俩酒友的份上啊,还是邻居,说吧,咋帮你?
黄铁宝:够意思。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