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佳宝韩云飞相声《我要结婚》台词剧本

闫佳宝:韩云飞,韩老师。
韩云飞:不敢称老师。
闫佳宝:上的台来,大伙报以热烈的掌声。
韩云飞:是吗?
闫佳宝:这个掌声,其实我认为都是给韩云飞韩老师的。
韩云飞:大伙那都是捧场,谢谢,谢谢,谢谢您。
闫佳宝:老演员了。
韩云飞:谈不上老演员。
闫佳宝:主要这个掌声还有一层意思,就说这长相,你看,大眼睛大嘴,一看满面黄光。
韩云飞:我是熏着了是怎么着,怎么还满面黄光。
闫佳宝:这叫什么?
韩云飞:满面红光。
闫佳宝:满面红光。
韩云飞:对啦。
闫佳宝:有好事啊。
韩云飞:没错。
闫佳宝:最近,可以说吗?
韩云飞:说说,好事。
闫佳宝:行啊。
韩云飞:说说。
闫佳宝:跟朋友们说一说,最近有喜事,媳妇生一大胖小子。
韩云飞:没错,得一大胖儿子。
闫佳宝:二百多斤。
韩云飞:啊?
闫佳宝:高兴坏了。
韩云飞:我媳妇生一炸弹怎么着,哪有这么沉呢。
闫佳宝:我不知道多少斤。
韩云飞:也就七斤八两。
闫佳宝:哎,大胖小子,多可爱。
韩云飞:哎。
闫佳宝:高兴啊,天天在后台显摆,我有一儿子,我有一儿子。
韩云飞:是。
闫佳宝:你们都没有。
韩云飞:显摆嘛。
闫佳宝:高兴,但是我可提醒你,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生活中到处都有压力,别高兴的太早。
韩云飞:这话听着可就变味了,不是您这什么意思啊?
闫佳宝:不明白?
韩云飞:你说说。
闫佳宝:给您举个例子吧。
韩云飞:嗯。
闫佳宝:就说您这儿子。
韩云飞:嗯。
闫佳宝:在没出生,刚要出生的时候。
韩云飞:嗯。
闫佳宝:突然啊,在你们家旁边过了一老道。
韩云飞:我们家怎么尽过老道啊。
闫佳宝:这老道啊,掐指一算,说你这儿子一出生啊,就克父亲。
韩云飞:这老道不是什么正经老道。
闫佳宝:压力来了,压力来了。
韩云飞:危言耸听。
闫佳宝:等你儿子一出生以后,您倒是没事。
韩云飞:哎,我说他就是胡说。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