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包袱铺小品《“洗劫”良缘》台词剧本

丁鸣君:哥,哥,哥……
杨光:哥什么哥呀!
丁鸣君:哥。
杨光:往哪儿搁。
丁鸣君:哥。
杨光:别叫我哥。
丁鸣君:欧巴。
杨光:思密达,你可是磨叽死我了,你知道你女朋友为什么跟你分手吗?
丁鸣君:她说我不阳刚。
杨光:你这是阴气重,没事,听哥的,今天在这个酒店,就拿出点阳刚给她看看。
丁鸣君:阳刚之气。
杨光:你这是娘们叽叽,没事,看哥的,明白了吗?
丁鸣君:什么意思?
杨光:我假扮劫匪呀,你当场给我制服了,那时候,你在你女朋友心目中的形象。
丁鸣君:我打不过你呀。
杨光:没事,没事啊。
丁鸣君:嗯。
杨光:咱们有动作啊。
丁鸣君:有,有,有动作啊。
杨光:排练一下啊。
丁鸣君:嗯嗯。
杨光:看啊,左勾拳。
丁鸣君:左勾拳。
杨光:右勾拳。
丁鸣君:右勾拳。
杨光:迎门大踢。
丁鸣君:大踢。
杨光:大背跨。
丁鸣君:大背跨。
杨光:明白了吗?
丁鸣君:我试试啊。
杨光:来一遍啊。
丁鸣君:左勾拳,右勾拳,迎门大踢,哥,还有个大背跨呢。
杨光:不用试了,我,力道够啊。
丁鸣君:可以啦?
杨光:就这样啊,记住了,服务员。
杨明华:先生,您好。
杨光:这个包间我们定了啊,你随叫随到。
杨明华:好。谢谢先生。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