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团儿上春晚小品《我和我爸那点事》台词剧本

余秋平: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未了的情。喵喵,喵喵,我说老王头,你还喘气不,活的呀。
黄铁宝:姑奶奶呀,你咋说人话了呢,你,叫我儿子听着可咋办呐。
余秋平:哎呀妈呀,你儿子在家呀?
黄铁宝:我儿子要在家,我还能出的来吗?
余秋平:对呀,按照咱俩约定的这个时间,你儿子不在家,是,我都记住了,你看啊,逢年过节不能来,周六周日不能来,上班前下班后家里有事不能来,到了饭口我就来,做完饭我就走,我是你们家钟点工。
黄铁宝:不是,那咋办呢?你没听人家说吗?不露是高手。
余秋平:哎呀,这还得潜伏多少年呢,我老觉得我自个儿像第三者似的呢。
黄铁宝:不,你哪是第三者呀,你看我都守寡这多年了,你是名副其实的第二者。
余秋平:那咱俩干嘛老偷偷摸摸的,学猫叫。
黄铁宝:我不有个儿子嘛。
余秋平:我知道你有儿子。
黄铁宝:我这儿子。
齐晓彪:老爸老爸,我们快回来啦!
黄铁宝:哎呀,他回来了。
余秋平:你看把你吓那个样,他回来能KO你啊!哎,小子,在哪呢,出来,我KO你。
黄铁宝:哎呀,我的祖宗啊,脸,我脸呐,那什么,你看在咱俩多年的的份上,你到屋里潜伏一下行不?
余秋平:哎呀,你们看这事整的,我还得藏猫猫。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