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君聪方向小品《贼倒霉》台词剧本

方向:我,是一个小偷,听说这里有个神偷叫时迁,我是来自塞外的神偷,我叫时过境迁,我希望与时迁在学术上能有所交流,但是今天这点儿踩的不好,这家太穷了,但是古语有云,贼不走空,临走前我也得送他俩碗,各位,告辞了啊!
许君聪:站住,站住,站住。
方向:不是大哥,你是跟我说话的吗?
许君聪:看来我的36计之声东击西,被你识破了,小子,你是谁?报上名来。
方向:对啊,我是谁?
许君聪:这里是张老三的家,你是不是张老三?
方向:不是大哥,我不是张老三,我是来串门的李老四。
许君聪:找的就是你,李老四。
方向:不是,哥,你不是找张老三吗?
许君聪:这就是我的声东击西法,我来张老三家就是为了问张老三,李老四在哪儿,坐下,好你个李老四,你小子,看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你赶紧把钱给我还了,别让我费功夫。
方向:不是,我还什么钱呐?
许君聪:那我就给你提个醒,记不记得你半年前,你欠东村王二麻子那五十两白银。
方向:(摇头)。
许君聪:好,算你是条汉子,还敢承认,手里拿的什么?
方向:不是,我手里这是抹布。
许君聪:胡说,腰里分明别了十两白银。
方向:不是,大哥你说话敢有一点逻辑不,你。
许君聪:站住,脖子上面是什么?
方向:哎,大哥,这你可不能拿走,这是我母亲临终时候,给我留的遗物。
许君聪:哦,回家跟你妈再要一块。
方向:我说哥,临终,遗物,老母亲已经去世了。
许君聪:抱歉抱歉,多有得罪,这两样东西,我就姑且算你凑够了这50两白银,咱们的债就一笔勾销了,但是记住了,从今往后,再参加别人的婚礼随份子,别打欠条,人家还得雇杀手,来要你这个份子钱,我们这活也不太爱接,丢不起这人,告辞啦。站住,在我临走之前,按照江湖规矩,要给你报上我的名号,我的大名叫杀杀,我的小名叫这个杀手不太冷,但是今天外边风有点大,你要是披了一件大棉衣就不冷了,因为大棉衣挡风。接下来,我还要去陈老五家问问廖老六在哪,廖老六,哪里逃,声东击西。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