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冬临小品《有事您说话》台词剧本

郭冬临:阿嚏~~~ 哎哟,您说啊,帮我们单位那老牛买两这两张卧铺票容易吗?这一宿队排的,那个风是一个劲的刮,鼻涕一个劲的流,旁边有一哥们儿还拿我开涮呢,说我这叫“一夜风流”,哎哟,问题是排了半天买着也好啊,刚到我这,没了,这难不住咱们,我搭进去二百块钱,我买了两张高价票,咱不能让人说咱无能,瞧见没有?下铺。
老陈:小郭子。
郭冬临:哎哟,老陈呐,有事儿您说话。
老陈:星期天你也不休息啊?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郭冬临:我,我练气功去了。
老陈:等一下,等一下,你会练气功?不得了呀,你在练什么功啊?
郭冬临:我能练什么,“风流功”。
老陈:风,这名字就很吸引人,有时间教教我好吧?
郭冬临:行啊,有事您说话。
老陈:哎,小郭啊,我差点忘了,你答应过我的,我们家里那五百斤大白菜的事。
郭冬临:老陈,我这就给您扛上去。
老陈:已经有人扛上去了。
郭冬临:啊?
老陈:你说你帮我找个民工,那个民工果然就来了,六层楼啊,不得了啊。
郭冬临:那民工都是哥们儿,打个招呼就来,有事您说话。
老陈:好好好,谢谢啊,小伙子不得了。
郭冬临:谁给扛上去的?你看你,每次跟我打招呼你都用笤帚。
买红妹:你说,那上海人,大白菜的事是你揽的吧?
郭冬临:啊,他找你了?
买红妹:你不在家他不找我找谁啊?
郭冬临:嘿,我说呢,闹了半天是你帮我雇的民工。
买红妹:那雇人不又得花钱呀?
郭冬临:那是谁呀?
买红妹:我让我爸爸化妆成民工给扛上去的,你说你成天的揽事搭钱,你到底图个什么呀?瞧你那副倒霉样。
郭冬临:切,我图什么,我在单位的地位与日俱增,你就拿我们科长来说吧,自从我给他买了三张卧铺票以后,这次出差回来怎么样?给我带东西了,而且带好几个,你又不是不知道。
买红妹:还好意思说。
郭冬临:你干什么呀这是?
买红妹:他们科长出差,攒了一堆宾馆的牙刷送给他了,我问你,这牙刷值几个钱?三张车票你搭了多少?
郭冬临:搭了三百呀。
买红妹:三百。
郭冬临:但是帐不能这么算。
买红妹:行了,打这个月,发了工资,一分钱都不许你用,我算看出来了,这个家不搞一次公司改革是不行了。
郭冬临:你多少给我留点。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