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张鹤伦郎鹤焱《童年记忆》相声台词

张鹤伦:谢谢大伙的的掌声鼓励。
郎鹤焱:感谢大家。
张鹤伦:谢谢大家的掌声鼓励。
郎鹤焱:您这是要掌声来了。
张鹤伦:是,要别的他们也不给啊。
郎鹤焱:还想要什么?
张鹤伦:其实也能看出来。
郎鹤焱:什么?
张鹤伦:一上台好多观众都蒙着呢。
郎鹤焱:不认识。
张鹤伦:在台底下,嗑着瓜子,看着台上琢磨。
郎鹤焱:什么呀?
张鹤伦:这是谁呀这?
郎鹤焱:长这模样。
张鹤伦:我的天呐。
郎鹤焱:我们俩都不好看。
张鹤伦:尤其那个捧哏的。
郎鹤焱:到这就说我一个人哪?
张鹤伦:长得有缸粗,没缸高,除了屁股全是腰。
郎鹤焱:那不胡说八道呢嘛?
张鹤伦:这不是煤气罐成精吗?
郎鹤焱:你少说两句吧你。
张鹤伦:人家的心声眼神。
郎鹤焱:谁说的?
张鹤伦:说明了一切。
郎鹤焱:什么呀?
张鹤伦:旁边的这位老师,有认识的吗?
郎鹤焱:有吗?
张鹤伦:还真有,还别说,观众都有疼儿疼女的心。
郎鹤焱:对,这叫什么话呀?
张鹤伦:观众都不是外人,观众就是我的衣食父母,也就是他的爷爷奶奶。
郎鹤焱:没错,这不像话了啊?到我这,我矬两辈。
张鹤伦:都是咱的亲人。
郎鹤焱:亲人就可以了。
张鹤伦:对不对,所以说长得模样来说,并不重要。
郎鹤焱:怎么了?
张鹤伦:长得难看怎么了?
郎鹤焱:对。
张鹤伦:我们自己又看不见。
郎鹤焱:我们,咱俩就是心态好吧?
张鹤伦:你说良心话,你告诉大伙,你的脖子在哪里?
郎鹤焱:怎么就没脖子了,有啊。
张鹤伦:吸血鬼见着你都得哭。
郎鹤焱:为什么呀?
张鹤伦:不知道啃哪。
郎鹤焱:我就指着脖子长寿呢是不是?
张鹤伦:要不说活得久。
郎鹤焱:谁说的你这是?
张鹤伦:小有名气。
郎鹤焱:没什么名字。
张鹤伦:郎鹤焱郎老师。
郎鹤焱:您老师。
张鹤伦:在我们德云社来讲。
郎鹤焱:怎么样?
张鹤伦:这是一个遭人妒忌的演员。
郎鹤焱:我呀?
张鹤伦:学历最高。
郎鹤焱:还行吧。
张鹤伦:不说别的,清华的落榜生。
郎鹤焱:我这拦着您呢。
张鹤伦:怎么了?
郎鹤焱:别提我清华那个事儿。
张鹤伦:没考上清华并不丢人。
郎鹤焱:那也不露脸了。
张鹤伦:当年考清华失之交臂。
郎鹤焱:这个词很准确。
张鹤伦:对不对?考清华差了620分,自己也顿足捶胸,失之交臂。
郎鹤焱:谁说差了620分?
张鹤伦:不都说嘛,620分。
郎鹤焱:620,考了620。
张鹤伦:对,考了620。
郎鹤焱:多讨厌啊。
张鹤伦:但是仍然没有考上清华。
郎鹤焱:失之交臂。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