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松岩任素汐李兰迪《请回答1988》片段台词剧本

刘二铁:我那是工作忙,整天跑车。
刘海皮:火车司机我见多了,没见你这么不着家的,咱们别聊不回家行吗?你回来家都干嘛了?喝醉,天天喝醉,成天成天,你有一天是不醉的吗?我从小到大你有一天是不醉的吗?我叫你一声爸,那是因为你只是我爸,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彻头彻尾的酒鬼。
刘二铁:你说的这些话都是心里话?
刘海皮:真心话。
刘二铁:你不仁不义,你不是我的儿子,看我不打死你。
刘海皮:来,打,你找我回来不就为打我嘛?往这打,今天打死我,打呀。
林建军:海皮, 你爸一年前得了老年痴呆症,整天迷迷糊糊的,什么都忘了,只记得今天这个日子,今儿什么日子?
刘海皮:今儿5月28呀。
林建军:今儿你妈生日。
刘二铁:签吧,签了之后,甭管是房子钱都归你,算我以前欠你的,还有这个,你帮我在亲属这儿签个名字,你的这一生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对不住了,我也不想麻烦你,但是没办法,我的直系亲属里只剩下你了。
刘海皮:老头,为什么去养老院呀?
刘二铁:眼不见心不烦,咱们俩各顾各的,谁也别烦谁。
刘海皮:那您进了养老院,可就没法喝酒了。
刘二铁:谁说养老院不让喝酒。
刘海皮:那可不是嘛,哪个养老院会收您这种酒腻子呀。
刘二铁:那我就不去养老院了,我去跟。
刘海皮:您跟我住吧。
刘二铁:我可不跟你住。
刘海皮:其实,有些话我从来没跟您说过,我妈临终前她没怨您,真的,她就希望咱爷俩能好好地,你说,如果你跟我一起住了吧,不高兴的时候,咱俩可以斗斗嘴,高兴的时候我还能陪你喝两杯,如今,咱老刘家只剩你跟我了,爸,这两年我在外边混得真不怎么样,真的,但我觉得,只要咱俩住一起,无论在外边遇到什么样的事儿,好歹咱有个家(父子俩干杯),美兰姐,老林,你们给我做个证,爸,养老院咱不去了,您跟我过。
刘二铁:那我们这一走,咱们还能见得着吗?
赵美兰:能,能,没问题。
林秋阳:我们看您去。
林建军:对。
周晨曦:那既然机会这么难得,要不咱拍张照吧。
刘二铁:哎,正好。
周建宇:赶紧拿呀,来来来。
刘二铁:这可太好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林建军:有什么客气的,这,快坐,来来来。
赵美兰:老爷子少喝点啊。
周晨曦:我定个时,来,赶紧地你。
刘海皮:准备准备啊。
赵美兰:你前边去。
林建军:小孩前边去。
周建宇:几秒,几秒,五,四,三。
周晨曦:咱们喊个口号,二,一。
大家:茄子!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