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桐陈一小品《失而复得》台词剧本——我爱满堂彩

陈一:邪了门了这,手机哪儿去了,这大早上起来倒霉整整一天,上了闹钟,闹钟没响,着急忙慌,爬起来吃早点,撒一裤子豆浆,出门开车吧,路上那叫一个堵啊!开了整整两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公司楼底下,电梯没电,整爬了17层,出这一身汗,喝点凉水闹肚子,到了厕所,我前面排了40多位,好不容易排到我了,痛快完了,回来手机没了,没法弄,不过有一点我可敢肯定,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丢失事件,这是一个有预谋的盗窃事件,能进我办公室就这么俩人,一个是我们老板,我们老板不可能,他儿子的手机都比我那强,还有一个就是新来的保洁小金,对呀,小金,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农村来的,家庭条件不好,你想条件好,能当保洁吗?作案时间,作案动机,作案条件,全具备了,小金小金,我没想到是你,小金,我还告诉你。
金桐:经理,您叫我?
陈一:废话,我可不是叫你嘛,你干吗?
金桐:打扫卫生。
陈一:你先忙先忙先忙,这时候我要直接问他,他肯定来个咬紧牙关不承认,我就拿他没辙,我弄他的招多了,您看着啊!小金,你刚才是不来一趟了?
金桐:我,没有啊!
陈一:否认吧,看看我怎么震慑他一下,让他乖乖的把手机给我交出来,坐那。
金桐:经理,我干活呢。
陈一:待会儿再干,坐下,坐坐坐。
金桐:经理。
陈一:劳逸结合。
金桐:是。
陈一:听首歌啊!
金桐:啊。
音乐:我站在烈烈风中……
陈一:小金啊。
金桐:是。
陈一: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金桐:您是文学策划经理。
陈一:文学策划经理啊。
金桐:对。
陈一:那是以前,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武术。
金桐:经理,留神您的腰。
陈一:应该留神的,恐怕是那些坏人吧!
金桐:坏人?
陈一:我还不是跟你吹牛,我当年路遇十六个流氓,我拉开了架势,没有一个敢过来的。
金桐:那中间那河有多宽。
陈一:五十来米。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