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一叶子李茂小品《应聘》台词剧本(组团儿上春晚)

电话铃声: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啦,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啦,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啦。
支一:喂,哎呀,是囡囡呀,哎呀,工作的事啊,就包在姐夫身上了啊,哎呀,你别看你姐夫在公司里呢,不是老板,但是公司上上下下这点事呢,都是你姐夫说的算,这个程序一走完呐,你就可以来公司,跟姐夫一起工作了啊,什么,你妈不放心,你跟你姐夫在一块工作,你妈有啥不放心的,不放心我,不是,有你妈这样老丈母娘吗,把自己姑爷当成什么人了,真是的,你得记住啊,姐夫最疼你了啊,囡囡,嗯好,那就这样,哎,拜拜,嗯,么,我把你当成你姐啦,损样儿,是是是,我最讨厌了,嗯,损色。哎呀,你瞅着破小姨子,亲电话两下她还不乐意了,咋的呀,我任性。
李茂:谁这样任性啊?
支一:我。
李茂:哎呀,大官啊!
支一:哎呀,老板,你看,你有啥事你就吩咐两声就得了呗,咋还亲自莅临我这小办公室呢。
李茂:哎呀。
支一:咋的了,腰还疼呢呀。
李茂:嗯。
支一:这我得说说您了啊,哪有您这样的,为了小车,您就挤公交,是不是,结果上车一抬腿呢,你就闪了腰,害的我呀,昨天晚上我哭了一个通宵,老板,你快看看我这俩肿眼泡。
李茂:嗯,这眼袋去年就该拉了。
支一:还是老板眼睛最毒了,哎,老板,你说昨天那小丫头,哎呀,都给我气坏了都。
李茂:哪个小丫头啊!
支一:这不嘛,您昨天一上车,不就把腰闪了吗。
李茂:对呀。
支一:后来呢,有个小朋友让座给您,对不对,然后过两站,又上来一个孕妇。
李茂:啊,我想起来了,当时要不是我腰疼得起不来,我就把座让给她了。
支一:然后对面那小丫头,她还不乐意了,指桑骂槐的给您话听呐。
李茂:她说什么了。
支一:说,挺大个老爷们,屁股咋那么沉呢,往那一坐一个坑,艮皮辣肉的啊,你说说你,这么大个肚子,在你旁边你看不见呐,不是亲妈生的咋的。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