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昊儒陈雯黄铁宝小品《临阵磨枪》台词剧本

李昊儒:小红。
陈雯:干嘛呢,才,哎哟,这股味儿啊。
李昊儒:我在家熬药呢。
陈雯:头也不梳,脸也不洗,你就跟那晒干了蛤蚧似的。
李昊儒:哎呀,你还知道蛤蚧啦。
陈雯:废话,这不急着要成为中医世家的准儿媳,恶补呢。
李昊儒:哎哟,你跟我说,你爹咋知道咱俩的事儿呢?
陈雯:不知道哇,今天一大早上起来,“那嘛,闺女,我要会会那李琥珀”,这么说的。
李昊儒:我天哪,那。
陈雯:把手举起来吧。
李昊儒:不是,会你爹还得过安检呐,红,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快过年了,你爹张罗着要拿我祭祖啊这是。
陈雯:我爸就喜欢这些文玩,点名道姓要见你。
李昊儒:那咱这不是临阵磨枪嘛咱,行,敲门吧。
陈雯:别瞎敲,敲我家门吧,你得敲出那京韵大鼓的感觉。
李昊儒:嗯。
陈雯:噔噔哩哏楞哩哏楞,走着。
黄铁宝:愁哇,爷爷,哎呀妈,起高了,谁呀?
陈雯:你闺女。
李昊儒:这啥家庭啊这是,叔叔,您好,初次见面,分外眼红。
黄铁宝:你说嘛呢?说嘛呢?
李昊儒:三生有幸。
黄铁宝:屋里过话儿。
陈雯:走着。
李昊儒:我怎么觉得像进土匪窝了呢我。
陈雯:我爸就这气质。那嘛,爸,这是我那男朋友。
黄铁宝:我知道,他叫李琥珀,闺女,这小子长得挺哏啊。
陈雯:你。
李昊儒:是,是什么。
陈雯:爸,您做好呀,还是说普通话,要不他呀,听不懂。
黄铁宝:啊,说你长得挺草率。
李昊儒:回三爷的话,我上山……
黄铁宝:你怎么知道我排行老三呐。
陈雯:叫伯父。
李昊儒:伯父,三大爷,我听说您是我们这一片有名的大收藏家。
黄铁宝:谈不上有名,浮云。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