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印泉侯振鹏相声《拍案惊奇》台词文本

陈印泉:现在咱们这段相声啊。
侯振鹏:哎。
陈印泉:它的题材涉及的特别广泛。
侯振鹏:那倒是。
陈印泉:其实很多是我们相声小伙伴,大伙儿都写了。
侯振鹏:是是是。
陈印泉:所以给我们面临的压力特别的大。
侯振鹏:哦哦哦。
陈印泉:得写点那个刁钻的呀,大伙儿触及不到的。
侯振鹏:别人没动过的。
陈印泉:对,这两天我在家我琢磨一个。
侯振鹏:您想起什么来了。
陈印泉:我跟你说啊,说出来吓你一跳。
侯振鹏:哎呦,什么呀?
陈印泉:中国首个惊悚相声。
侯振鹏:听着都害怕这个。
陈印泉:害怕的。
侯振鹏:什么事啊?
陈印泉:什么事。
侯振鹏:嗯。
陈印泉:我这个节目的名字叫做《午夜拍案惊奇》。
侯振鹏:那你介绍介绍。
陈印泉:说的是谁的事啊,都是我搭档的真事。
侯振鹏:哎,我要倒霉我。
陈印泉:侯振鹏过去不是说相声的。
侯振鹏:我干什么的呀?
陈印泉:正经八百人家工作的单位,说出来,我跟您说,您都竖大拇哥。
侯振鹏:嚯,什么单位呀?
陈印泉:火化场。
侯振鹏:这也没什么丢人的呀。
陈印泉:不是丢人呐。
侯振鹏:怎么啦?
陈印泉:关键这个工作对于大伙儿来说不一样啊。
侯振鹏:这有一点啊。
陈印泉:而且侯振鹏是新同志,到单位下班最晚。
侯振鹏:是。
陈印泉:晚上几点下班呢?
侯振鹏:嗯。
陈印泉:十一点多。
侯振鹏:是晚点。
陈印泉:他们家住东边。
侯振鹏:哎。
陈印泉:他打西边,坐地铁可就没有车了。
侯振鹏:末班车是十一点多啊。
陈印泉:骑电瓶车,骑到公主坟,到这儿坐一路末班车。
侯振鹏:正好直达。
陈印泉:夜里十二点末班,这天到这站台时间多合适。
侯振鹏:几点呢?
陈印泉:十一点五十九分。
侯振鹏:差一分钟。
陈印泉:再一分钟车来了,回家,这儿等吧。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