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鸣宇赵迎新相声《这我可不如您》台词(喜剧人版本)

李鸣宇:谢谢,谢谢大家这么热情的掌声。
赵迎新:谢谢您。
李鸣宇:掌声倒是真热情。
赵迎新:啊。
李鸣宇:就是我不太清楚,这个掌声,具体您是给到台上的哪一位?
赵迎新:你看看,这都说了,掌声是给你的。
李鸣宇:隆重的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赵迎新。
赵迎新:说说我,师承于京城的著名相声教育家,马贵荣老师。
赵迎新:是。
李鸣宇:这方面我比不了您。
赵迎新:啊。
李鸣宇:同样是搭档,同样是相声演员,我在相声界也拜了一个师父,我那师父名字说出来都没人认识。
赵迎新:那您师父是。
李鸣宇:冯巩。
赵迎新:咱们能不提师父吗?
李鸣宇:不提师父更比不了您了,像您这个艺术造诣,平时都在哪儿演出。
赵迎新:我啊?
李鸣宇:啊。
赵迎新:每天晚上小剧场.
李鸣宇:就这小剧场啊!
赵迎新:对呀,就这小剧场。
李鸣宇:哎呀,你看人家字号起得多好啊,“汇乐鸡”。
赵迎新:那叫“鸣乐汇”。
李鸣宇:甭管叫什么呀,叫什么不吃饭呐,我不行,没那么多小剧场约我去演出,一般约我的都是电视台,当然了,约的也不多,一个月也就最多约我个三十一二天。
赵迎新:这一个月有32天吗?
李鸣宇:不是,挣得也没您多呀。
赵迎新:我们这个一场演出就200块钱。
李鸣宇:别谦虚啊!
赵迎新:没有啊!
李鸣宇:当着大伙儿的面儿,我给您算算。
赵迎新:您算呀。
李鸣宇:你早晨卖鸡蛋灌饼,上午贴小广告,中午刻章办证,下午收发快递,晚上剧场演出,夜里开滴滴专车,就连你限号那天,你还出去给人开代驾,都把您忙成这样了,这一个月下来不得挣个十万八万的。
赵迎新:那也没有那么多,撑死了就七八千。
李鸣宇:我不如您了,我除了说相声我什么都不会,虽然一场商演,甲方能给我个三万五万的,钱不多。
赵迎新:这还不多呢?
李鸣宇:这还没刨成本呢,你干这行的你还不知道啊,咱们编剧劳务贵,人吃带马喂,新闻发布会广告宣传费,你把这些成本刨出去,说是三万五万的,实际能落在我兜里的呀。
赵迎新:有多少。
李鸣宇:也就三万五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