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双兴邹晶晶高孟杨小品《舞痴老爸》台词剧本

方双兴:姑娘,姑娘,姑娘……
高孟杨:爸爸爸,咋的了啊?
方双兴:跳太猛了,想吐。
高孟杨:哎呀爸,你说你个养猪的,咋这么喜欢跳舞呢?
方双兴:什么话,那你妈都走二十来年了,我一个人喂完猪,我不跳舞,我干啥啊?
高孟杨:那你天天早晨起来喂完猪,先来段民族舞。
方双兴:晨练。
高孟杨:中午喂完猪来段现代舞。
方双兴:午练。
高孟杨:晚上喂完猪又跳广场舞。
方双兴:黄昏练。
高孟杨:黄昏恋?
方双兴:不是,就是黄昏的时候,再练一段。
高孟杨:你现在啥音乐,你都能跳,那就前两天咱猪圈里那两头猪干仗,你愣是搁前边跳了段街舞。
方双兴:不是,那能怪我吗,那它俩干仗那叫得也太有节奏了,跟电音似的,那我能受得了吗,你再说了,你这跳舞多好啊,不但锻炼了身体,还跳出了活力,你说我现在多年轻啊!我这一出门,人都管我叫大哥。
服务员:大爷,什么时候点菜?
方双兴:你管谁叫大爷呢?
服务员:老妹,你爷咋了?
方双兴:说啥呢,看好了,这个是我女儿,小伙,你好好想想,你应该管我叫啥?
服务员:老丈人?
方双兴:起起起,起来吧!那个人还没到呢,一会儿再点菜,去吧!
服务员:好的,岳父。
方双兴:姑娘,我好像把你嫁出去了。
高孟杨:爸,你先别跟我闹了,我跟你说正事儿,一会儿来跟你相老伴的这个邹阿姨,人可好了,长的又喜庆,你可得把握住了啊!
方双兴:放心吧,闺女,等一会儿见面,我上去先给她来段拉丁,我飒,我一下子就征服她。
高孟杨:哎呀,爸,不能跳拉丁。
方双兴:不喜欢拉丁啊,来个电音也行啊!
高孟杨:停,不能跳舞,养猪的事也不能提。
方双兴:那我不提我养猪的,我说我干啥的。
高孟杨:你就说你是做企业的。
方双兴:那不是骗人吗?
高孟杨:那怎么能叫骗人呢?我们家那么大个养猪场,那不也是企业吗?
方双兴:啊,也是。
高孟杨:放心吧,爸,我这不都给你选包房里了吗,肯定没有音乐啊。
方双兴:行,只要没有音乐,我肯定能挺住。
高孟杨:好嘞。
方双兴:我卡上节奏没?
高孟杨:哎呀,人来了,爸啊,稳当的啊!
邹晶晶:哎呀。
高孟杨:哎呀,阿姨,您来了。
邹晶晶:不好意思,姑娘,路上有点堵,来晚了。
高孟杨:哎呀,不晚不晚,我们也刚到,邹阿姨,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个呀是我爸,爸,这是邹阿姨。
音乐:我拥抱着爱,刚从梦中醒来,你执着的等待。
高孟杨:别跳了,爸,这咋没有音乐还扭上了呢?
方双兴:我看着她那一刻,我心中就响起了音乐。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