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俊光张瑞雪小品《新马前泼水》台词剧本

崔赛花:对面的男人你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女人很精彩,你不要对我不理不睬。
朱买臣: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来这个女人。
崔赛花:怎么样啊?
朱买臣:你要下蛋呐。
崔赛花:哎呀,你这是不懂欣,哎呀,你这是不,怎么是你呀?
朱买臣:对,是我,朱买臣,你前夫。
崔赛花:别套近乎,要不是前两年月老牵错红线,就我这天生富婆的命,我能嫁给你这个衰货,是不是最近没人跟你过苦日子了,我可告诉你啊,就我这棵梧桐树,绝对不会再让你这个老家贼,降落了。
朱买臣:算我呀没做好梦啊,大清早遇见你了,这相当于在平道上都能摔出个生活不能自理啊!哎呀妈呀。
崔赛花:该。
朱买臣:这么灵吗?
崔赛花:该呀,朱买臣,我合计你早该身家百倍了,没想你还是个窝囊废呀。
朱买臣:我再身家百倍,我也架不住你祸祸呀,想当初我跟你结婚的时候,我也是有车有房啊!
崔赛花:啧啧啧,倒骑驴也叫车呀,照你这么说,咱家隔壁那条狗,你是不是得叫大哥呀?
朱买臣:没想到你是人又懒,嘴又馋呐,你成宿隔夜去耍钱。
崔赛花:哎哎哎,我不就玩了几天,五毛钱小麻将吗,那还叫耍钱呐?
朱买臣:那叫几天呀,前后加起来足有大半年呐。
崔赛花:那不也就一百七八十天嘛,那我后来是不天天搁家待着,就陪你啊。
朱买臣:你那是啊,输了钱不敢出门。
崔赛花:行了啊,我告诉你,别挺大个老爷们儿,自个儿媳妇儿在外边输点钱还不上,你还好意思说呀,你说我跟你过过好日子吗?吃鲍鱼,手盖这么大点的,买件时装,是放人橱窗里晒掉色的,可穿件貂皮,还掉毛成光板了,过年买俩气球,还扎俩窟窿眼的。
朱买臣:那你也不能大冬天,让我穿个跨栏背心滚出去吧。
崔赛花:我还让你跨个栏呢,我就应该让你光溜儿出去,那才叫净身出户呢。
朱买臣:真狠呐,你呀,嫌贫爱富啊,你只能同甘,不能共苦。
崔赛花:哎呀,来人了,哎,回避一下,回避一下,回避。
朱买臣:哎哟我的妈。
崔赛花:我说那个小胖子,我就喜欢你这样胖胖的男人,戴个小眼镜,胸前一排小扣襻,我姓崔,名叫崔赛花,豆蔻年华二十八,啥表情啊,不像啊,哎呀,人家真真二十八了啊。
朱买臣:是二十八,十年前跟我结婚的时候,就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