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磊徐宇泽相声《过去与未来》台词剧本

程磊:谢谢各位好朋友啊!
徐宇泽:感谢。
程磊:好节目一场接着一场。
徐宇泽:对。
程磊:在后边听着刚才各位乐的挺开心啊,这就对了,我们俩呀,土生土长都是北京的小孩儿。
徐宇泽:是。
程磊:打小一块长起来,不分你我。
徐宇泽:不分。
程磊:我们俩人这种关系啊,搁咱北京话讲叫什么呀,叫光屁溜一块儿长起来的。
徐宇泽:你听这词多肉头,屁溜儿。
程磊:还有一种形容方式。
徐宇泽:怎么说的?
程磊:管我们俩这种关系叫穿屁帘一块儿长起来的。
徐宇泽:我估计今儿见过屁帘的都少。
程磊:还真,你看今天这么多好朋友啊,哪位见过屁帘,来举手我看看,有吗,还真没有见过的。
徐宇泽:一个没有?
程磊:还有见过不敢举手的啊!
徐宇泽:我的天呐。
程磊:你看没有吧,没有我给各位讲讲,因为现在没有孩子穿屁帘。
徐宇泽:现在是用不着。
程磊:是不是,因为现在衣服有的是啊!
徐宇泽:对。
程磊:你网站上八块钱秒杀三十多件。
徐宇泽:你先等会儿,什么玩意儿,八块钱弄三十多件。
程磊:嗯。
徐宇泽:那能穿吗?
程磊:嗯。
徐宇泽:那不一出汗就剩仨松紧带了吗,那衣服都化了。
程磊:你老抬杠。
徐宇泽:不是抬杠。
程磊:我是说这个意思。
徐宇泽:您的意思太多了。
程磊:我们小时候不行啊,家庭条件没有那么好。
徐宇泽:都不好。
程磊:尤其三四岁的小小子,光着屁股满街跑。
徐宇泽:男孩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