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鹏孙越《大上寿》相声台词

岳云鹏:谢谢。
孙越:这一听就是个胖姑娘。
岳云鹏:一听就是个胖姑娘,谢谢,我没瘦。
孙越:那是我又胖了。
岳云鹏:特别开心,一下走那么多人,都去上厕所了,刚才那个节目那么不好看吗?
孙越:太利尿了。
岳云鹏:刚才我们两个师弟刘鹤春,还有那个。
孙越:不认识啊!你们家人口太多了吧,关鹤柏呀,这什么这是?吃的。
岳云鹏:谢谢,关鹤柏,刘鹤春,二位给您说了一段。
孙越:对。
岳云鹏:《杨乃武写状》,这不是一段传统的相声。
孙越:是。
岳云鹏:这是我师傅在家写的一段,后来我师傅跟于老师在台上演过很多。
孙越:对。
岳云鹏:然后被我们这些个徒弟学走了,其实很多相声都被我们学走之后,我师傅就不再说了。
孙越:对,没法说。
岳云鹏:这就是一种传承嘛。
孙越:对。
岳云鹏:特别好,我们,我们俩的相声,后来都不让他们说。
孙越:是,我们吃谁去呀。
岳云鹏:那是那是,因为我们会的少,对不对?
孙越:净说实话。
岳云鹏:二位下去休息一下。
孙越:是。
岳云鹏:又把我们两个人换上来。
孙越:还是我们俩。
岳云鹏:这是我们俩第二次出台,这个舞台对于我们来说呢,有很多的意义。
孙越:瞧出您不挣钱来了,真努力,什么叫出台啊?
岳云鹏:第二次出现在舞台,很多朋友可能不太清楚,说你们两个演员在台上属于什么关系呢?
孙越:属于什么关系啊?
岳云鹏:第一是搭档。
孙越:对。
岳云鹏:首先得是好朋友。
孙越:一场买卖。
岳云鹏:我们俩就是好朋友。
孙越:是。
岳云鹏:经常在一起。
孙越:是。
岳云鹏:除了睡觉不在一起。
孙越:是。
岳云鹏:其他经常在一起。
孙越:对。
岳云鹏:偶尔我也去看他,他也来看我。
孙越:就串门啊!
岳云鹏:是不是。
孙越:嗯。
岳云鹏:他对我特别好。
孙越:对。
岳云鹏:好比是亲哥哥一样。
孙越:有这么一说。
岳云鹏:对不对,他跟我好有一比。
孙越:怎么比呢?
岳云鹏:不是“厕所里跳高”,不是那个。
孙越:离不开厕所了。
岳云鹏:好有一比,我,就好比是武松,意思是什么呢,就是亲兄弟一样,我们二人亲如兄弟,对不对?只是嫂嫂比较漂亮。
孙越:你等会儿,你等会儿。
岳云鹏:没别的意思。
孙越:你等会儿,这是咱们这个关系,是吗?
岳云鹏:哎。
孙越:咱俩是亲。
岳云鹏:好比是亲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