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鹤伦郎鹤炎《小时候》相声台词——欢乐喜剧人

张鹤伦:谢谢各位,这么热烈的掌声。
郎鹤炎:都欢迎。
张鹤伦:我们也是特别的感慨。
郎鹤炎:激动。
张鹤伦:因为就站到了半决赛的舞台上。
郎鹤炎:该淘汰了。
张鹤伦:说良心话,别闹,说良心话,我就觉得因为越来越往后,人越来越少了。
郎鹤炎:是啊!
张鹤伦:而且节目越往后,越来越难。
郎鹤炎:困难度加大。
张鹤伦:我师父说过一句话,艺人拼到最后拼的是什么?
郎鹤炎:什么呀?
张鹤伦:寿命。
郎鹤炎:对,谁说的?拼到最后是文化。
张鹤伦:对,文化和寿命。
郎鹤炎:怎么老得有寿命?
张鹤伦:寿命非常重要。
郎鹤炎:是吗?
张鹤伦:对,咱们在这儿说,说着说着,第六排那胖子说话了,张鹤伦,别说了,你的搭档“死”掉了,都遭苍蝇了。
郎鹤炎:我看哪位还鼓掌,合着都盼我“死”是吧。
张鹤伦:不是,你说这样的,我节目还怎么继续。
郎鹤炎:您这也太夸张了。
张鹤伦:就说寿命是有多重要。
郎鹤炎:寿命是重要,文化更重要。
张鹤伦:当然了,文化确实重要,尤其我们德云社来说,谁有文化?
郎鹤炎:唉,这叫什么话?
张鹤伦:确实我说出这话来说,我自己都反驳我自己。
郎鹤炎:就是。
张鹤伦:我师父就在这儿坐着呢。
郎鹤炎:郭老师。
张鹤伦:我师父发的微博,大伙就能看出来,之乎者也矣焉哉,对不对,他自己都看不懂。
郎鹤炎:谁说的?
张鹤伦:不是,自己人都很懂。
郎鹤炎:特别好。
张鹤伦:确实,但是说实话。
郎鹤炎:怎么呢?
张鹤伦:说到学历来讲,德云社好像没有什么高学历。
郎鹤炎:是吗?
张鹤伦:我师父学历。
郎鹤炎:师父。
张鹤伦:小本。
郎鹤炎:什么叫小本?
张鹤伦:小学本科。
郎鹤炎:好嘛,小学还有本科。
张鹤伦:于谦老师。
郎鹤炎:于老师呢?
张鹤伦:幼本。
郎鹤炎:甭问了,幼儿园本科。
张鹤伦:岳云鹏。
郎鹤炎:岳哥是?
张鹤伦:胎本。
郎鹤炎:对,啊,就这十个月的学历啊?
张鹤伦:胎教肄业。
郎鹤炎:什么叫胎教肄业。
张鹤伦:行话叫,早产。实话,都没什么学历。
郎鹤炎:别胡说八道了。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