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包袱铺刘宇钊孙超《姑娘姑娘》相声台词(北京喜剧幽默大赛)

刘宇钊:孙超,我告诉你。
孙超:怎么了,哥。
刘宇钊:今天是双喜临门。
孙超:怎么还双喜临门呢?
刘宇钊:你不知道啊!
孙超:您跟我说说。
刘宇钊:第一件事,咱们来到了北京喜剧幽默大赛的决赛现场。
孙超:那我也高兴。
刘宇钊:是不是喜事?
孙超:是,那是好事。
刘宇钊:第二件事。
孙超:还有什么事啊?
刘宇钊:我告诉你。
孙超:你说,哥。
刘宇钊:哥哥我到站了。
孙超:哥,你这么年轻什么病啊?
刘宇钊:不是,我到,我生活问题到站了。
孙超:你说明白,吓我一跳,什么生活问题到站了?
刘宇钊:我找到了那个她。
孙超:明白了,你早这么说,咱大伙都明白了。
刘宇钊:对。
孙超:找到它了?
刘宇钊:对。
孙超:养狗了吧?对,绝对这么……
刘宇钊:宝盖头那它呀?
孙超:不是,你不是找着它了吗?
刘宇钊:我碰上了一个姑娘。
孙超:搞对象了?
刘宇钊:对。
孙超:那您那故事,能给我们大伙儿讲讲吗?
刘宇钊:太好了。
孙超:您给我说说。
刘宇钊:我给你讲讲。那天呀,是一个周五的清晨。
孙超:早上。
刘宇钊:我一个人漫步在林荫道上。
孙超:哎呦。
刘宇钊:温柔的月光洒在我的脸上。
孙超:你等会儿吧你,您这叫日月同辉,对不对?
刘宇钊:干吗?
孙超:早上起来月光洒在脸上,是不是?
刘宇钊:不是,就那意思,我就那么一人走着,一丝风也没有。
孙超:是啊,没风。
刘宇钊:叶子刮落在我的肩膀。
孙超:那叶子怎么吹下来的呢?
刘宇钊:刮落在肩膀以后,一丝风也没有。
孙超:他这倒好商量,您瞧瞧。
刘宇钊:我就这么漫步在前面。
孙超:您走着。
刘宇钊:对。
孙超:您干吗去呢?
刘宇钊:我上班,我能干吗去,我大礼拜五我干吗去呀我,压力多大,我上班去,打卡着急着呢,我告诉你。
孙超:您等会儿吧哥,我告诉你下次上来,直接这么说就行知道吗,前面多余有这铺垫你这。
刘宇钊:对不起,我一个人静静的,在米其林早点摊坐了下来。
孙超:我的天,哥,米其林还有早点摊啊!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