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攀孙超相声《笑口常开》台词文本

高晓攀:太高兴了。
孙超:哎。
高晓攀:能够来到《我爱满堂彩》。
孙超:是。
高晓攀:我喜欢来这个节目。
孙超:是吗?
高晓攀:今天又是天津专场,说到我跟天津有什么渊源,我觉得渊源太大了。
孙超:怎么呢?
高晓攀:因为我就是从天津学的艺。
孙超:那没错呀。
高晓攀:你也是从天津学的艺。
孙超:对,咱一样。
高晓攀:而且在座的这两位老师,周炜老师,常远老师,也都是天津学的艺。
孙超:没错呀。
高晓攀:我们都是毕业于一个学校。
孙超:哪所?
高晓攀:中国北方曲艺学校。
孙超:对呀。
高晓攀:周炜老师是第一届的大师哥。
孙超:没错呀。
高晓攀:当时学业有成,现在白发苍苍。
孙超:不是,您说的怎么那么惨得慌呢。
高晓攀:耄耋之年。还有常远,我们俩是同班同学,而且很多同学都问我,说你们从曲校毕业之后学会什么了。
孙超:学会什么了?
高晓攀:简单来说就四个字。
孙超:哪四个字?
高晓攀:说学逗唱。
孙超:你看没错就这四个字。
高晓攀:说,嘴皮子必须得利索。
孙超:那当然了。
高晓攀:拿什么练,绕口令。
孙超:打小得练。
高晓攀:《八百》,八百标兵奔被窝。
孙超:那得多大被窝得?
高晓攀:多大被窝干吗?
孙超:八百标兵奔北坡。
高晓攀:对,奔北坡,八百标兵奔北坡。
孙超:哎。
高晓攀:奔完了北坡进被窝。
孙超:那不还是睡觉嘛。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