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饭米粒儿 张瑞雪 李静小品《比赛风波》台词剧本

  李静:我说二姑娘啊!

  张瑞雪:哎。

  李静:你就放心,你那点小活儿,妈肯定完成任务,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妈要出马,他们全傻。

  张瑞雪:那是,我妈出马,那就相当于穆桂英挂帅一样,那都没谁了,是吧,妈,那您是同意了呗。

  李静:哎。

  张瑞雪:妈妈,我说您就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妈妈。

  李静:破茶壶,嘴好。

  张瑞雪:妈,您知道吗,您那些老观众,天天等着盼着看您的精彩演出呐。

  李静:那是啊,想当年,你妈我是剧团的角儿,那喜欢我的观众,呜嗷呜嗷的,从售票口一直排到火车站,火车上站的都是人。

  张瑞雪:妈,妈,那个,咱先不说过去。

  李静:啊。

  张瑞雪:咱就说现在,等有机会,你二姑娘回家再听你讲那过去的故事,行不?

  李静:好嘞。

  张瑞雪:那我先打个电话,妈。

  李静:好的。

  张瑞雪:喂,老公,我妈参加演出这事让我搞定了啊,那,别整那没有用的,回家再抱,么么哒。妈,这么说您同意了啊!

  李静:啊。

  张瑞雪:您可不许反悔。

  李静:哎。

  张瑞雪:我那边还有点事,我得先走了,对了,妈,你跟我王叔你俩得抓紧时间,你知道吗,得好好练一练,把你俩最精彩的那个呀,给大家呈现出来啊!

  李静:好。

  张瑞雪:我先走了,我来不及了,拜拜,妈。

  李静:哎,放心吧!对了,我还真得找老王头练练去。哎呀我的妈呀,老范呐,又把啥砸了?

  王振华:我敢砸啥呀,砸我自己。

  李静:不是,砸你自己这么大动静啊!

  王振华:砸我自己这茶杯。

  李静:不是,你凭啥老砸这茶杯呀?

  王振华: 这破玩意儿装凉水都烫手。

  李静:你说这老东西啊,就小心眼,你说,我不就是和老王头要代表社区到区里参加个比赛嘛,你就打心眼往外不愿意,对吧!

  王振华:我说了吗?

  李静:你倒是没说,可比说还严重呢,你以为我是三岁两岁孩子啊,我啥好不出来。

  王振华:你看出啥来了?

  李静:我说老范呐,我跟你过三十多年了,你啥样我不知道吗,不就参加个比赛吗,至于你这样吗?

  王振华:你参加啥比赛呀,你现在还会干啥呀,你都啥岁数了你都啊?

  李静:啥岁数咋地呀,想当年,我是剧团的角儿。

  王振华:对,你是角儿。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