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陈寒柏小品《书法大师》台词剧本

  陈寒柏:有没有人,家里人呢,来人呀!

  张瑞雪:有呀,王叔,王叔。

  陈寒柏:出事了。

  张瑞雪:怎地了,怎地了啊?

  陈寒柏:你家人呢?

  张瑞雪:这呢。

  陈寒柏:是人,啊,对,是人啊,你加赶快出去个人,劝劝你爸吧1

  张瑞雪:咋的了?

  陈寒柏:你说这个老范头,他自打练上字以后,就像着了魔一样,小区里可地方写呀,哎呦我天呐。

  张瑞雪:不是,王叔,你这吵吵叭火我合计多大事呢,那我爸不就是在小区没人的空地上划拉两笔吗,那也不算乱写乱画,瞅你,哎呦我的妈,这给我吓得。

  陈寒柏:那,那怎么不算乱写乱画呀,你写完了,小区人都要打他,你知道吗?

  张瑞雪:他写啥了?

  陈寒柏:写啥了,老刘家,暖气爆了,所有的家具都叫水泡了,他上人家门口写四个字。

  张瑞雪:写啥呀?

  陈寒柏:水到渠成。前楼那个刚离婚那个小媳妇,长得很漂亮,你爱和她说话那个,叫,叫什么?

  张瑞雪:红,红杏妹妹呀!

  陈寒柏:红杏,他搁人门口写了一句话。

  张瑞雪:写啥呀?

  陈寒柏:满园春色关不住,哎呦我天呐。

  张瑞雪:哎呀,我爸他是把他会的这几个词,他全用上了,哎,王叔,我就纳闷了啊,你说我爸最近怎么还迷恋上书法了呢?

  陈寒柏:你可拉倒吧你呀,哎,你高抬他,他那叫书法呀,纯是乱划拉,你前两天,我刚买一件衣服,穿挺好,他一看,太素了,我给你装饰装饰吧,结果呢,拿去给我写了三个字,你看看。

  张瑞雪:又见嗨,啥意思啊?

  陈寒柏:什么又见海,他说的这是观海。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