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师徒父子相声大典北京站 郭麒麟闫鹤翔《打灯谜》台词剧本

  郭麒麟:谢谢谢谢,哎,我听见了,谢谢谢谢,咱们男同胞就少喊一些,感谢大伙儿这么热情,今天我们德云社来到五棵松演出,因为咱们今天是六点半开场,可能有些观众还在进场的途中。

  阎鹤祥:今天堵车。

  郭麒麟:没错,我都是堵了半天,六点才到现场。

  阎鹤祥:差点就迟到了。

  郭麒麟:差点闫鹤翔说一段刘汉臣,所以说咱不着急,慢慢的聊。

  阎鹤祥:哎。

  郭麒麟:好多观众对我比较熟悉,我叫郭麒麟。

  阎鹤祥:是。

  郭麒麟:对我的搭档,确实不太了解。

  阎鹤祥:哦。

  郭麒麟:所以咱就不介绍了。

  阎鹤祥:您等会,你跟你爸学点好行不行,别不介绍啊。

  郭麒麟:那我怎么着?

  阎鹤祥:您得说说。

  郭麒麟:介绍介绍。

  阎鹤祥:您不刚才都说了吗。

  郭麒麟:不是外人,我的搭档,闫鹤翔。

  阎鹤祥:是,谢谢您各位,还挺有人缘您看。

  郭麒麟:谢谢各位施主啊。

  阎鹤祥:施主。

  郭麒麟:特别的支持你,多好啊,他们不支持你我都得支持你。

  阎鹤祥:为什么呀。

  郭麒麟:我们哥俩关系最好。

  阎鹤祥:我们是搭档。

  郭麒麟:老话怎么说,在北京。

  阎鹤祥:我们这叫?

  郭麒麟:发小。

  阎鹤祥:我们是法国人的小孩。

  郭麒麟:你是法国人的小孩,就是打小一起长起来的。

  阎鹤祥:老北京的土话。

  郭麒麟:是不是。

  阎鹤祥:是。

  郭麒麟:我们两个人。

  阎鹤祥:我得蹲多少班啊我跟你一块长起来。

  郭麒麟:这蹲班有什么关系。

  阎鹤祥:咱俩的年龄差距,一块长起来的。

  郭麒麟:小时候总在一起,玩伴嘛。

  阎鹤祥:您那么说对。

  郭麒麟:我们两个小的时候好到什么地步啊。

  阎鹤祥:你讲讲。

  郭麒麟:老说这两个人好,怎么好啊。

  阎鹤祥:形容是?

  郭麒麟:光着屁股跑到大的交情。

  阎鹤祥:这句还真有。

  郭麒麟:这在我们哥俩身上那是真事儿,小的时候不懂事,真就光着屁股满街跑。

  阎鹤祥:对。

  郭麒麟:那年我六岁,他二十一。

  注:本文来自《中文台词网》